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葫蘆顯威

26

-

這倒怪了!

林季心道:“收繳黑石的本是那老龍敖平,這蓋無雙又是何必如此驚詫?!”

卻聽韋一舟冷哼一聲道:“土狗!天官至此,你又何來底氣如此囂張?”說著,又向林季解釋道:“天官有所不知,此地黑石既沉又堅看似毫無用處,實則卻為補天之奇物!曆代城主皆行此事,僅為長生而已。”

“哦?”林季問道:“這又怎講?”

韋一舟回道:“溯古往今,黑石城來曆早不可考。隻知遠非為人間之遺物,乃為上天之經傳。更不為人知的是,這城心之下鑄有一爐,爐中炭火以石為引,每入三千石,便可凝出一丹。此丹形若蛋黃大小,遍體烏黑,雖是聞來腥臭,卻是長生之寶。吞食煉化可延長壽歲三百載,生死萬物儘皆如此!”

“曆代城主知其隱秘,無不狂采不止!待我等割據黑石,也為此事紛戰不休,直到那狐女提出輪流服食,這才暫息乾戈。按如今采伐之數目,十年之內僅出一丹,東西南北各經一輪。如今,我等已經三遭,下一輪次,正是這土狗無雙!”

“原來如此!”林季點了點頭,暗自心道:“怪不得這蓋無雙非要阻擋!原是這番輪到他了!隻可惜,我已至此,那靈丹再妙,卻也延壽不成了!”

當,當……

林季曲起食指,輕輕的彈了幾下茶杯。

那杯盞叮噹脆響了幾下後,轟然破碎,奇怪的是那杯中水汽半分未散,仍舊凝如杯狀。

“黑石如杯,碎已莫追。”林季淡淡的掃了幾人一眼道:“幾位,可有遺言麼?”

“你……”老龍敖平一臉驚愕道:“可要滅殺我等?”

“留你作甚?”林季瞪了他一眼反聲問道:“龍族至今尚有五位真龍至尊,金影敖燦常在南海浮現,老輩龍癲堵在海眼之中離退不得,九皇子敖圇已至瘋魔神智不清。那餘下兩者中,敖光、敖狴沉世千年,從未露麵。誰未曾想到,竟有一人隱在黑石城中,煉石為丹苟延殘喘!如今,你既放任天下縱惡如流,這真龍生死,誰又意在心間?且拿命來!”

“爾敢!”胡風怡叫道:“好你個林季!妄稱天官之名,這天地世間豈就容你亂意胡為!你小兒若敢動一毫黑石根基,看我妖後、青丘不拿你……”

“哼!”

未等她說完,林季冷哼一聲道:“什麼狗屁妖後、青丘!那日後也必是林某劍下殘孽罷了!且先拿你祭上一祭!”

噗!

說著,林季點手一指,道劍飛出,徑直從那狐女脖頸處一掃而過。

那狐女立時身首異處,猛的一下栽倒落地。

堂堂中王醉花樓主,一代七尾妖狐就此損滅!

“林某因果入道,最是見不得你這般惡行孽障!豈容你再行囉嗦!老龍!”林季兩眼一沉,轉頭望向駝背老者道:“你視龍國生死不顧,枉見天下如螻蟻,隻為一念之長生!自從藏匿黑石以來,累惡無數,傷命萬千!受此一劫,禮應該當!早些上路去吧!”

“林季,你……”

唰!

道劍悠然飛轉,直從駝背老龍後頸穿過,嘩的一聲,又旋轉橫出!

那老龍未再及言聲,早已斷成兩截!

“妖僧禪通!”林季看也不看慘死老龍,轉頭望向大和尚道:“且不管你何人轉世,數代惡行又將如何,單是此世惡果就足以當誅!也當受此一劫,死!”

哢嚓!

道劍落下,斬在那和尚脖頸上錚錚聲響。

金光閃爍之中,震起片片嘈雜之聲。

隻是未能斬破寸許,那和尚的金剛不壞之身果然利害!

“阿彌陀佛!”禪通和尚仍舊被定住身形,動不了分毫,隻是怒目叫道:“林季小兒!你此番惡行,果報難償!阿鼻地獄定然有你一席,我佛必不饒你!”

“囉嗦!”

林季很不耐煩的點手一指。

呼啦啦……

自紅葫蘆裡飛出一串狂蜂,直向禪通湧去,頃刻之間,眼見著那大和尚皮肉化儘,眨眼化成一副枯骨。

哢嚓!

道劍再次斬下!

頭骨落地,碎成一片!

呼啦啦的蜂群一落而上,輪迴九世的羅漢高僧就此亡滅,甚而就連那寸寸佛骨也被蜂群啃食一儘,寸縷不見!

“蓋無雙!”林季看向壯漢道:“你既是上古巫族土家後裔,本應扶助九州萬眾纔是!卻在這城中為非做惡!這許多年來,經你之手殺戮屠害的良苦百姓何止百眾萬千?今遭殺你,既是為民除害,也是替天有道,死!”

嗖!

道劍飛轉,直接貫穿壯漢胸膛。

“姓林的!你……你不得好死!”蓋無雙疼痛難當,可週身上下卻動不了分毫!卻也隻能無可奈何的咬牙喝罵。

噗!

道劍往上一挑,直接把蓋無雙硬生生的劈做兩半!

嘩啦聲響中,鮮血、腦漿濺落一地!

一股股腥臭惡氣撲麵迎風!

“韋一舟……”

林季轉頭向上,看向西王。

“天官在上!”韋一舟慌忙叫道:“小人生前是有惡行,可其屍身已遭報應!數百年前,已被魏天官一斬兩斷,僅餘殘魂四下飄零。遁入黑石後,從未殺過半個良民!每每所斬之人儘為惡徒,從未害過……”

“住口!”林季冷聲喝道:“你也僅是道厲鬼魂影而已!這世間生死善惡豈是由你來斷?如今,這黑石四王儘死已誅!念你此前心懷詭念,未曾擅動。且就容你一息,帶我熔爐看去!”

“啊?是……是!”西王韋一舟趕忙應道。

林季揚手一甩,直往門外走去。

那一頂紅色小葫蘆呼的一下騰空而起,呼嘯聲中,亂湧群蜂徑入其中,微微旋轉著跟在他身後。

天空四外道道紅光仍舊接連遁落不止。

那小葫蘆似乎就像個無底深洞一般,要把這滿天紅雲吸個乾乾淨淨!

隨著林季走出門外,韋一舟身形自一輕,再次恢複了自由形態,他下意識的擦了擦空蕩蕩的額頭上毫無痕跡的汗珠,飄身往外趕忙追了過去。

那老不死的乃是真龍尊者,南城禿驢是羅漢位!

狐女和土狗都是七境巔峰!

竟在一息之內塵滅煙飛!

更加驚人的是!

這可是萬法滅絕的黑石城!

這位林天官,又是如何做到的?

僅憑這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葫蘆麼?

不!

絕不可能!

外界都說,他是天選之子……

“這一番,我又該何去何從?!”韋一舟滿心上下忐忑無比,正自猜疑時,卻見林季停住了腳步,指前問道:“這又是怎麼回事?”(本章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