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逆行五陰陽

26

-

“人、鬼、佛、龍、妖”幾字一出,四下五人當即一楞。

弓腰駝背的老者停住腳步,微微點頭讚道:“小友好眼力!卻不知曉自何處?”

林季笑道:“秘境天選,五氣同枝,爾等孽障,也敢仿效逆行五陰陽!”

“你可是……天選之子?!”那老者一臉吃驚。

身著月白長袍、滿臉臨死黑斑的韋一舟腳尖輕點,一掠橫出四五丈,一臉陰笑道:“敖兄一直深在淵底,不知底數,這位就是外界風傳,赫赫有名的林季,林天官!”

“林季?!”

對麵手持巨斧的壯漢蓋無雙兩眼瞪圓。

“阿彌陀佛!”

全身上下道道生光的惡僧禪通,又宣了聲佛號。

帶著青銅麵具的狐女也好似剛剛纔見一般,上下掃了林季一眼,冷聲說道:“既是天官駕到……那就更是走不得了!幾位,我等聯手卻還怕了他?出得秘境,卻未必逃得黑石城!”

“哎?”韋一舟擺了擺手道:“你們打你們的,可彆算上老夫!”

幾人一看,他早已輕飄飄飄的站在一節竹枝上遙相俯望,仿若此間萬事儘皆與他無關,隻是閒來無趣看熱鬨的。

蓋無雙怒道:“死老鬼,你這是什麼意思?”

其他幾人也扭頭望來,一臉不解中隱怒暗生。

“冇什麼意思!”韋一舟依舊陰聲一笑道:“要殺要打,你們有何本事儘管使去,可與老夫半文無乾!”說著,又點指那壯漢道:“你蓋無雙改了土家姓氏,躲在此處為王,見有不妙,還能逃回萬裡佛關,土家餘脈仍有萬眾子弟,還可捲土重來。”

又指那和尚道:“你這和尚原名禪通,是西土轉生的羅漢妖僧,所為何來,還用誰說?若有失手,還能逃回金剛寺去,再大不了,舍了肉身,還能徑往西土!”

點了點那弓腰老者道:“你這老龍本是東海皇族,老皇在世惟一的親弟弟。當年爭權失利逃出東海四落飄離。如今躲在城裡也是一時之計,若東海生變,你隨時也可一徑東去。袍冕加身也說之不定!”

指著對麵那個帶著麵具的狐女道:“你胡鳳怡原是南國妖後親信奴婢,當初為何來此,彆以為老夫渾不知曉。若那妖後成計,我等皆是螻蟻。妖計不成,你至少還能投奔南海妖國,或是徑直逃回雲州老家,可老夫我呢?”

“老夫早已死去數百年,家族被滅,門派已絕。雖說習得鬼術,卻不是鬼宗門下。一旦離了黑石城,彆無他處,僅是一隻野鬼孤魂而已!說不定什麼時候就隨風散儘了!”

“與你們幾位可比不起!老夫全無退路,萬萬失手不得!”

他這一番話,看似推脫避戰,卻把幾人底細亮了個明明白白。

“老鬼!”胡鳳怡怒道:“那你就不怕,待我等滅了林季這小子,再來找你算賬麼?可還記得那八臂金剛又是何等下場?”

“哼!”韋一舟笑道:“那是他蠢!”

“老夫這一生,驚險萬千,曆劫無數,可依舊能延喘至今,這唯一所憑,便是時時不忘給自己留條退路!”

“林天官當年任維州鎮撫時未曾來此,初破天境時也未至此城。可如今卻敢隻身而來,你等以為他是來乾什麼的?嘗你逍遙釀?還是逛你醉花樓?自是有備而來!一絕永患!”

“可殺了你等之後,這黑石城又交給誰來經管?他總不能捨了九州天下,隻想當個黑石城主吧?而老夫,卻是正好!”

“若天官不幸,被你等所殺。你等,卻又奈之我何?”

韋一舟說著,自是嘲諷幾人,又像故意說給林季道:“你土無雙力大無窮,老夫自是不敵。你禪通金剛不壞,老夫也傷之不得,你胡鳳怡劍術了得,老夫不是對手,你敖平毒劑飛針著實霸道,老夫也毫無勝算。可老夫的輕身功夫,你等也望塵莫及!”

“隻要老夫望風就走,隻逃不戰!時刻離著你等十丈開外,誰又能把我怎樣?大不了西城根基被你等侵占罷了。可笑的是,你們誰又會品寶鑒器?若我再把那幾個稍曉門路的一併抹殺了去,整座黑石城再無鑒寶之能!如此一來,那外界道門子弟、大眾散修自然也就不會攜帶海量金銀徑往此城,再過不久,就連吃食水米也將斷送一空。到時,黑石上下萬千凡民死的死,逃的逃。僅剩你們幾個空守此城,又將如何?”

“總之,這黑石城穩固至此的根基,並非什麼絕世美酒逍遙釀,也不是什麼忘返迷窟醉花樓,恰恰就是老夫的西城易寶樓!若無仙凡互通之易,外物人來早已斷絕,這黑石百裡早成空城!換句話說,這黑石城中,可以冇有你等,卻單單不能少了老夫!”

“正因如此……”韋一舟俯瞰下方道:“此一戰,勝負生死都與老夫毫無無緊要,我又憑什麼非要冒死摻和呢?”

“你!”胡鳳怡兩眼生怒,卻也無話可說。

林季仰頭看了眼立在竹枝上隨風搖曳的韋一舟,心中暗道:“這老鬼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冇他也一樣!”蓋無雙晃了晃手中巨斧大聲喝道:“管這小子是個什麼鳥官!又是什麼天選不天選的,也是屁事兒不當!這可是黑石城!誰敢撒野!彆說是他,就算玄霄、天聖那幾個道成老鬼來了,老子也一斧一個,統統劈了就是!你們不敢上,老子可不怕!小子,看斧!”

呼!

話聲未落,蓋無雙猛的一下竄步上前,掄開巨斧直向林季橫腰斬去。

林季冷笑一聲身形微側,唰的一聲抽出道劍,斜下一挑,直往蓋無雙手腕撩去。

“太一劍?!小心!”胡鳳怡喝叫一聲,快步閃身斜刺一劍直奔林季胸口!

“阿彌陀佛!”大和尚禪通高喝一聲,三步並做兩步,瞬息而至,降魔利杵呼的一下兜天而落。

“也隻能如此了!”弓腰駝背的老龍敖平長歎一聲,反手一抖,三根金針飛射而出。

巨斧、鋼杵、利劍、金針四下齊來!

“來的好!”林季身在圍中抖一聲叫,揚袖一甩,紅光浩蕩!

嘩!

一道刺眼紅光,破空而出滿天飛舞,直晃的人睜不開雙眼。

就連立在枝頭的韋一舟也兩眼迷亂,滿心上下更是震撼不已:“這,這怎麼可能?!”(本章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