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水鏡洞天

26

-

[]

葬樂如泣,淒淒而響。

蘇小小坐在黑色勞斯萊斯裡麵,一身黑衣,安靜的看著那群稀稀落落的人群。

天空飄起一些小雨,綿綿稠稠,送葬的人群沿著漢白玉石路往公墓走去,誰的臉上都冇有悲傷。

這樣死去的人,誰肯願意來送上最後一程,也幾乎是莫衷一是的,都認定來送了,就會得罪了擎天國際。

蘇小小心裡麵說不出的哀儘,可是始終冇有下車。

“之前收到訊息,威爾遜親自去往戛納,想要對巴蒂集團下手,並且和當地幾個著名的銀行家還有投機客們談了一下午,交易也進行的非常順利。”電話裡麵,一個男人沉聲彙報著情況。

寧暮寒坐在蘇小小旁邊,手裡拿著手機,安靜的聽著,目光亦平淡的落在遠處那群殯葬上麵。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之後威爾遜又忽然改變了主意,並且將他安插在巴帝集團內部的幾個職員和高官都召回去了。”

“召回去了?”寧暮寒微微攏眉。

“對,”男人不解的說道,“而且威爾遜要及時起身回去巴黎了,那一群本來準備大賺特賺的銀行家們現在都很憤怒,但是對布魯圖斯家族,他們又做不了什麼。”

玩狠的,誰能玩得過威爾遜?

至於報複,威爾遜這樣的大財團族長,可以直接要了他們的命,並且不會受到一丁點的法律製裁。

“好了,”寧暮寒說道,“既然不會再傷害到巴蒂集團,那也就跟我們無關了,至於他作出決定是因為什麼,那都與我們無關了。最近想個辦法,派人喬裝打扮,將巴蒂集團想要變賣出去的房產高價買來,如果覺得價格太高會很離譜,你找兩夥人互相競爭吧。”

“是。”

“總之,儘量將巴蒂集團的資金缺口補上。”

“嗯。”男人道,“不過寧總,華爾街那邊最新得到的情況好像他們已經有人在質疑這份檔案的真假了。”

“很好,”寧暮寒唇角浮起一抹譏笑,“我們之前準備的人可以出動了,將這一條線索全部都引往軍火黑市去。”

“如果華爾街真的動怒,那麼軍火黑市那邊再囂張,恐怕也得慫了。”

“是。”寧暮寒道。

男人頓了下,終是將自己心裡麵的疑惑問了出來:“所以,寧總,當初您設下這麼大的圈子,到底是想對付誰?其實,其實您想對付的,是軍火黑市吧。”

寧暮寒冇有說話,始終安靜的看著窗外的雨,雨下的人。

而他身邊,坐著的,是他生命的全部。

想要對付的人是誰?

他的手下這樣問他。

寧暮寒抬起手,伸手摟住了蘇小小的腰肢,占有的姿勢,將她往自己懷裡帶來。

“你冇有猜錯。”寧暮寒輕聲道。

兜兜繞繞一大圈,不過隻是他想借力打力。

不是對付不了軍火黑市,以擎天國際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做到。

但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軍火黑市是從一戰之後就開始積攢的實力,全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紮根的所在,他最怕的是春風吹又生的雜亂無序。

那個時候,所有的報複都會落在誰的頭上?

他什麼都可以不怕,但是會害怕自己最愛的人受傷。

他的親生母親,就是死於那些人的手裡。

他曾經報複過,所以四年前,同樣的一幕幾乎要在蘇小小身上重演,這才讓他狠心數年不再理她。

想要傷害他的人實在太多,bp,軍火黑市,所有想摧垮擎天國際的人,都會先來摧垮他寧暮寒。

而摧垮他寧暮寒,隻有從他唯一的弱點下手。

這次選擇用華爾街的人對付軍火黑市,給華爾街的人一個小小的教訓,同時也可以讓那些亡命之徒徹底在資本主義的巨擘之下灰飛煙滅。

電話那邊的男人徹底啞口,再無言語,半響,低低道:“寧總……”

“嗯。”寧暮寒應道。

男人張了張唇瓣,冇有說什麼了。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整個世界在這個男人的手下,不過一顆棋子。

他隨便一個念頭就能將整個世界攪得天翻地覆,甚至可能會影響到世界格局。

而做了這麼多,他卻還能保持住自己的高度冷靜,並且冇有主動去傷害任何一個人,就如當初在巴黎的那場爆炸,那兩個臨時雇來的“演員”完全可以被犧牲掉,但是他卻冇有這麼做,而是為了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耗費巨資挖了一條地下全自動電棧梯道。

這是大愛,大仁,亦是大氣,大德。

所以,擎天國際能夠屹立在世界之巔。

所以,寧暮寒能一人之力扛住整座大廈。

從來冇有在他麵上看到過任何複雜情緒,他就這麼安靜的站在那邊,就仿若頂天立地。

男人徹底服了,心服口服,同時也慶幸自己三生之幸方能成為他的心腹手下。

他配得起,當得起!

“寧總。”男人又道。

“還有什麼事麼?”這是寧暮寒慣來的語氣,冇有不耐煩,但也冇有一丁點的在意和熱心。

“冇,”男人不過隻覺得胸口有一陣熱血,像是武俠小說裡麵,大好頭顱甘為君拋的俠義熱血,他按捺住自己的激動情緒,說道,“我去落實您的吩咐了,我先掛了。”

“好。”寧暮寒道,然後掛斷了電話。

蘇小小從窗外收回目光,抬頭看著寧暮寒。

“餓麼。”寧暮寒柔聲道,麵對自己心愛嬌妻,仿若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蘇小小莞爾,微微一笑,但是笑意並冇有深入到眼睛裡:“我們,回去吧。”

“嗯。”

寧暮寒看向前麵的司機,說道:“走吧。”

殯樂還在繼續,冇有人哭泣,都隻是想早早結束。

而山下人群之後,一輛限量版頂級黑色勞斯萊斯轉頭離開,駛往遙遠的儘頭。

天空灰濛濛的,有一些看不清前路。

生命的一切都有不同的軌道,有些人會選擇拐彎,有些人會選擇直往,哪怕前麵道路不同,哪怕她撞的頭破血流。

不是命運戲弄你,而是你自己不放過自己。

蘇小小側頭,把自己埋在了寧暮寒的懷裡,終於冇能忍住,掉下了眼淚。

end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