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男兒有誌

26

-

筆直通往黑石城的大道並不寬闊,勉強僅容兩車並行。

沿途所見,來往運送貨物的馬車、趕來歸去的民夫絡繹不絕。

大道兩旁的石山後方建著一片片簡易的草棚子,嘻哈玩鬨的小兒,縫補衣物的老嫗隨處可見。

大半個時辰後,已到城前。

離的遠時,還不覺怎樣。

一到近前,立刻被這座巍峨磅礴的黑石巨城所深深震撼!

城高百丈,赫然驚天。

濃烈的陽光透過一層層如血紅雲,遠從萬裡穹蒼直落而下,明晃晃的照在那一塊塊黑晶石磚上,眨眼釋出億萬芳華!

血茫茫的天空,

黑蒼蒼的大地。

傲然矗立的黑石城淩繞七彩,既奪目亮眼又雄壯無比。

一道十丈巨門敞然大開,門旁兩側各立著一尊高約三十丈的驚天巨像。

左側那石像牛頭人身,手持一柄威然大斧。

右側那石像狗頭人身,手抓一柄粗頭大棒。

竟與斬馬鎮和天選秘境中所見一模一樣!

更令林季吃驚不已的是,這左右兩尊巨像和身後城池完全不同,竟是由一整塊大石雕琢而成的!

一隊隊車馬、民夫排成兩列有序進出。

正在卡口處,二十幾個身著灰白短甲的兵卒逐一收過銀兩,這才沿路放行。

李四剛說過,那城中五王除了各占一地外,還有一門獨自霸占的營生。

東王占據了飲水吃食,

西王占據了商貿交易,

北王隻買不賣收取黑石,

中王開了座最是熱鬨的醉花樓,

不久前剛剛易了新主的南王,占了東西兩門,收取進出人頭稅。

“籲!”

趕車老漢長喝一聲,臨近門前停了住——送人至此,無需往返城中,也省了不少人頭稅。

下得車來,李四剛要上前交稅。

卻被林季叫了住道:“回家交什麼稅?”

“回家?”李四聽得一頭霧水,不解問道:“爺,您不是剛來黑石城麼?怎麼就是回家了?再說,就算您在城裡有宅院,也得交進城稅啊!這是黑石城的規矩。”

“規矩?”林季一笑道:“從今以後就冇這規矩了!”一步上前道:“天下碩大,處處為家!這黑石城再怎樣,也不過我大夏一偶,可有院中徜徉,另要交錢的道理?”說著,衝對麵那幾個灰甲短衫的兵卒道:“轉告你家那個什麼狗屁南王一聲,識相的早來送死!還可留條他全屍!否則,我就讓他悔不當生!”

“他孃的!”為首的兵卒驟然一楞,隨而唰的一聲抽出腰刀喝聲罵道:“我看你小子是活的不耐煩!來啊!給我砍了喂狗!”

嘩啦一下,四外兵卒一湧而至,團團四外把林季圍在當心。

進出城門的民眾、馬伕一見趕忙遠遠的躲了去。

就連李四也縮在人群裡不敢應聲。暗自心道:“這位天官爺爺,可真不是什麼善茬兒!這還冇等進城呢,先就當頭惹了風頭正旺的南王雙飛驢!這一會兒說不定還捅出什麼大簍子來呢!”

哢嚓,哢嚓……

噹啷啷……

“啊!”

……

隨著一片夾雜著叮噹亂響的慘叫聲,李四的念頭一閃而逝,再一見時,那四下圍攏過來的一眾兵卒全被斬斷了一條臂膀,手中腰刀齊聲落地。

唰!

長劍入鞘,正在當心的林季仍舊威然而立。進出城門的數百人竟是誰也冇發覺,他是何時出的手,又是用的哪一招!

好快的劍!

啪嚓!

林季迎麵一腳,正踹在方纔破口大罵的兵卒胸口上,那傢夥吃力不住,一連退後七八步,硬生生的摔在地上砸了個七葷八素。

於此同時,掛在腦袋上的假髮也脫然而下。

竟是顆光溜溜的圓腦袋,上邊還明晃晃的印著六點戒疤!

“是個和尚!”

人群中有人小聲說道。

“你……你好大膽……噗!”摔在地上那兵頭,咬牙切的喝罵著想要爬起身來,可剛一動身,卻猛的一下口噴鮮血,狂湧如注!

胸腔處也白花花的露出三根斷骨來,極不甘心的兩眼一瞪,直挺挺的仰麵躺倒!

一腳斃命!

可見,方纔那一下踹的有多恨!

“聽好了!”林季眼望四下道:“從今往後,這進出收稅的規矩就此廢除!誰敢再犯,必殺無赦!滾!”

眼見兵頭已死,那一眾斷臂雜卒誰敢應聲?

就連落在地上的長刀也冇敢撿起,一個個捂著殘斷的臂膀轉身就跑。

“爺!好生威武!”

李四高聲叫道。

其他人等也紛紛向林季投去尊仰、敬畏的目光,可卻誰也冇敢出聲。

這人敢殺門卒自然英勇,破了這該殺的人頭稅更是好事兒。

可誰知道他本事到底如何?又能不能敵得過新晉南王?

跟著叫一聲好兒倒不打緊,可一旦這小哥兒落敗被殺,豈不是受了牽連?!

眾人默默的看了林季一眼,隨即進的進、出的出,瞬息之間,城門四外空空蕩蕩走了個乾淨。

“走。”林季毫不在意的叫著李四道:“前方帶路。”

其實,李四方纔也想趁機溜走!

被誰查出來,這位每次出手必有人亡的天官爺爺是我領過來的,怕有十條命也不夠搭的!

可隱約間,李四心裡卻還存著一絲絲僥倖。

萬一!

“我是說萬一哈!”

萬一這位天官爺爺,真如種種傳說中那般神勇,力壓五王一統黑石城呢?

那我李四豈不是第一大功臣?

日後在城中內外倒退橫走,誰又敢管?

到那時,怕是裁縫鋪的小翠見了我都要兩眼生光……

再萬一,這位天官爺爺看不上黑石城,真讓我做了城主呢?

嘖嘖!

好事兒太美,不敢多想。

一聽林季叫他,趕忙湊到近前,哈腰問道:“爺,這黑石城可大著呢。您想先去哪轉轉?”

“哪最熱鬨?”

“若說熱鬨麼,那自然是醉花樓!”李四回道:“全城上下最美的姑娘,最好的酒,都在醉花樓!想聽最新的訊息,闖出最大的名頭,也去醉花樓!”

“好!”林季笑道:“憑你這一句,就足以勝任黑石城主了!”

“啊?!”李四半驚半喜道:“爺,小的冇懂。”

“什麼叫男兒有誌?”林季問一句,又自言自答道:“誌在八方,心懷天下,固然可貴。可一地稱雄,萬順愜意,睡最美的姑娘,喝最烈的酒,又何嘗不是快意人生?!走,且看那醉花樓又是何樣光景?!”

(本章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