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擋箭之牌

26

-

他將朱鵬交給他的檔案遞了過去。

吳清良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你調查這個乾什麼?”

秦政道:“這處位置是我家。”

“你家?”

吳清良一愣,然後轉頭望向杜躍生:“老杜,我記得安海區的這份檔案,是你十年前讓我叫人釋出的吧?”

杜躍生接過一看,頓時詫異的看了秦政一眼:“你爹叫秦戰?”

秦政驚訝道:“杜先生知道我爸?”

杜躍生搖頭苦笑一聲:“我不光知道你爸,還承過你爸的情,被他救過一命。”

秦政更驚訝了,杜躍生作為武盟監察使,實力強橫,竟然會被他爸秦戰救過?

秦政連忙追問道:“還請杜先生告知實情。”

杜躍生點了點頭,緩緩開口:“那是我還冇成為羅陽武盟監察使之前發生的事情。”

“當時我和我爹學了一手太極,自信天下無敵手,在外闖蕩,結果惹上瞭解決不了的麻煩,逃回羅陽之時,已經是精疲力儘,到的地方就是羅陽安海區。”

“原本一路追殺,我本以為徹底甩掉了仇家,可冇想到他們依舊追了上來,當我大意鬆懈之時,你爹坐在院子裡突然給你唱了一首十麵埋伏。”

“我當時心想誰會在孩子半大的時候,唱這種悲壯之歌?然後突然驚醒這是唱給我聽的,我倉促離開後,仇家果然殺至,之後我便記住了你爹的名號,並親自上門感謝,可他卻是始終不認。”

說到這,杜躍生眼中還有一抹無奈:“他非要說他是個屠夫,那天就是一時興起,可自從那天之後,就冇人再找過我麻煩,這要說是偶然,那也太扯了。”

旁邊簡永銘聽得驚歎道:“杜先生的意思是,你的仇家是秦政他爸乾掉的?”

杜躍生無奈搖頭:“我也不清楚,他藏得太好了,我多次打探都冇有結果。”

秦政追問道:“那十年前的那場大火,杜先生知道是誰乾的嗎?”

杜躍生再次搖頭:“當年發生火災我不在羅陽,並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回來之時,發現你們父子全部失蹤,周圍線索也全部斷裂,我隻好命人將那一塊地方保護起來,期待你們父子兩有人活下來回來的時候,還能找到些什麼。”

“如今,十年後你回到羅陽,也算是完成了我的一樁心願。”

聽到這些話,眾人目光中全都浮現出了一抹感歎。

他們冇想到秦政竟然還有這麼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一個殺牛的屠夫,卻能救下羅陽兩將之一杜躍生的性命。

這說出去誰能信?

隻能說是虎父無犬子。

而秦政則是眉頭皺起。

經過這一番調查,他發現他的身世更加撲朔迷離了。

按照杜躍生所說,他爸應該不是什麼普通人,可難受的是杜躍生也不知道他爸到底有什麼來曆和背景。

這讓他從何查起?

但這時,杜躍生則是繼續開口:“我雖然不知道十年前那場大火到底是誰放的,又是什麼原因,但我知道,你爸秦戰他有個生死兄弟姓石,叫石春生。”

生死兄弟?

秦政目光一凝:“他人知道在哪嗎?”

杜躍生緩緩開口:“他在南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