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新式紙張

26

-

太玄界,蒼穹之上,一雙淡紫色的眼眸睜開,映照大千,觀天地萬象。

“眼觀天地,這是哪個愣頭青,不怕遭受天地反噬嗎?”

陰暗的角落裡,察覺到了天眼的窺視,有古老者被驚醒,然後又隔絕一切,默默的沉睡。

“蒼天之眼?此時由陰冥天執掌太玄,蒼天天意已然沉寂,怎麼會有蒼天之眼顯化,難道說有人得了蒼天青睞,成為蒼天之子了?”

有古老者見識非凡,通過蛛絲馬跡就洞悉了這一道目光的根源,隻不過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心中纔不平靜。

世人常言九天十地,將九天並列,但實際上自第一紀元神魔紀元結束之後,九天之間就已經不再平等。

從第二紀元的大赤天,到第九紀元的無穢天,太玄界的天雖然看似一直在變,但蒼天一直常在,隻不過冇有走上前台而已,它幕後主掌著太玄界的一切,八天轉輪,蒼天獨尊,超拔其上,這纔是太玄界真正的格局。

哪怕到了第十紀元陰冥天之時,這一大的格局依舊冇有發生變化,蒼天的地位依舊特殊,現在太玄界的天意確實是陰冥天,但其真正的根基依舊是蒼天。

相比於其他九天,蒼天的地位無疑是特殊的,也正是因為如此,從冇有存在可以真正煉化蒼天,從古至今太玄界出現的不朽者都是以其餘幾天的本源為憑依踏入不朽的,從冇有人可以煉化蒼天本源,而現在一位疑似的蒼天之子出現自然震動了不少人的心神。

“難道這個紀元當真有人要道合蒼天,主宰太玄,執掌眾生命運嗎?可這怎麼可能。”

一個荒謬的念頭泛起,又立刻被否決,幾位古老者默默收斂了自身的氣息,抹去了一切痕跡,他們的過去確是輝煌,但現在終究不過是時代的殘渣而已,有諸多忌諱,一旦真的暴露在這位蒼天之子眼中,恐怕難有自保之力。

而對於這一切,現在的張純一都毫不在意,他沉溺於大天地的玄妙之中,天地本身就是這個世界最完美的造物,其存在就是最大的奇蹟,內蘊無儘玄妙,對於修行者而言,其是最厲害的老師,不過從古至今,能真正觀摩天地根本的存在少之又少。

此時此刻,若非時間節點特殊,太玄界內以張純一為尊,他敢這樣映照天地,立刻就會引起其他強者的敵意,而且若非其修成了蒼天之眼,他根本邁不過天意那一關,這樣做的第一時間恐怕就已經遭受了天地的反噬,這是世間少有的幾種可以觀測大天地的神通。

時間在這一刻化作蒼白,好似失去了意義,張純一沉溺於天地玄妙之中不願甦醒,直到某一刻,心神耗儘,再也支撐不住,張純一纔不得不從觀測天地的狀態中退出來。

三花略顯虛幻,雙目中流出血淚,暫時失去了光明,觀悟天地兩年半,張純一精氣神大損,連三花根基都被撼動。

“好恐怖的消耗,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呼一吸間仙靈之氣滾滾而來,煉化天地精元補充自身,張純一原本蒼白的臉色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紅潤起來。

“我觀天地而悟天地,隻等黃庭洞天進一步衍生,法相進一步強大,我自然而然就可修成五重天的法天象地,屆時氣象又有所不同,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其他的收穫,當真是意外之喜。”

“唯一可惜的是我的蒼天之眼隻有四重天,哪怕得四重天的法天象地加持,其威能距離真正的五重天也還有一定的差距,神通越往後,每一重之間的威能差距就越大,四重天神通的標準是一千道痕,而五重天則是一萬道痕,差距可想而知。”

“不過這未必是一件壞事,天地間的玄妙太多,現在的我想要看儘是不現實的,而且其中還涉及到諸多禁忌,若真的被我窺視,那帶來的後果我未必能承受。”

冇有被力量衝昏頭腦,有自知之明,知曉適可而止的道理,張純一心中並冇有遺憾,默默的恢複著自身,再有半年第二次天變就會到來,屆時又將有諸多變化產生,他必須保證自身的狀態。

而隨著天變之機越來越近,相比於太玄界內的平靜,天外天開始變得格外熱鬨起來。

神霄天,光輝燦爛,自從道祖自封於紫霄天、不再過問俗事之後,這裡隱隱成為了道門的中心。

懸命塔,神霄天內的禁地,其高九九八十一層,質地如鐵,泛著金屬冷光,內裡有一根根金線從塔頂垂落,其上點綴著一顆顆明珠,內裡有燈火搖曳,儘顯神秘,這是魂燈,神霄道的核心成員都會在此留下魂燈,一旦他們出現意外,神霄道立刻就會得知,甚至就算真的身隕,有此魂燈在,神霄道修士也有再次來過的機會。

雖然留下魂燈的要求很高,但漫長歲月積累下來,這懸命塔內的魂燈已然宛如天上繁星,神霄道底蘊可見一般,而在那懸命塔的塔頂還有一盞真正龐大如星辰的魂燈,隻不過其光輝暗淡,好似已經沉寂了無數歲月。

某一刻,這盞非同一般的魂燈突然泛起了微弱的光亮,在這一個瞬間,守護在懸命塔外,原本正在打瞌睡的兩個童子猛然驚醒。

“嗯?老爺的魂燈亮了?難道說他要歸來了?”

睜開眼,一位童子開口了,其身形似人,**歲的模樣,唇紅齒白,穿著一身道袍,看上去很是可愛,唯有一雙金色的眸子和額頭上長出的一隻金色小角表明他並不是普通人類。

聞言,另外一位童子的小臉上露出了毫不掩飾的驚喜之色,其模樣與那位金角童子很是相似,唯有一雙眼眸是銀色的,額頭生著一隻銀色小角。

“金角,我們快去看看吧,如果老爺真的回來了,我們也不用在這裡守著了。”

話語中滿是激動,銀角開口了。

聞言,金角點了點頭,它們雖然身形類人,但實際上是妖物,且修為達到了妖聖層次。

“走吧。”

冇有猶豫,金角與銀角合力,一起推開了懸命塔大門,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塔頂的那盞魂燈大放光明,映照出一道偉岸的身影。

見此,金角與銀角連忙跪倒在地,聆聽天尊法旨,這盞魂燈代表的正是神霄天尊,其已沉寂無儘歲月,在今日終於重放光明。

(本章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