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夫妻嫌隙

26

-

一縷神魂從虛空天貓的肉身飛出,想要朝遠處逃遁。

安不浪雙瞳一凝,虛空有琉璃神火朝虛空天貓的神魂燒去。

“不浪道友且慢!之前我多有冒犯是我的錯,我道歉!大家以和為貴……”虛空天貓快速躲避神火,卻發現神火如影隨形,十分恐怖,嚇得大聲求饒。

“你們想殺我的時候,怎麼不以和為貴?”安不浪冷笑一聲,雙瞳威能催動,神火化作萬千神鳥包圍了虛空天貓,將那強大無比的渡劫期神魂困在中心焚燒。

虛空天貓慘叫聲驚天動地,安不浪卻完全不為所動。

天狼尊者咆哮著施展九色天輪朝安不浪鎮壓而去。

九重世界顯化天地,浩浩湯湯,威能無限。

然而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強大到讓每一個人都心悸的九色天輪被安不浪普普通通的一拳就轟飛了。

“放開天貓!”一尊身披大羅精鋼鎧甲的灰猿怒吼著撲向安不浪,拳頭帶著崩滅萬山的威能,朝少年錘落。

少年麵無表情,身後有金焰神猿顯化,反手就是一拳與之對抗。

轟!

雙拳碰撞,毀滅的能量爆炸。

灰猿的大羅精鋼鎧甲崩裂,手臂被轟得碎了半截,慘嚎著倒退。

躲在暗處準備偷襲的渡劫古獸終於也忍不住了,化作一道黑虹朝少年狂衝而去,那是一頭百丈天狗,一出現就讓整片天空化作無儘黑夜。

鋒利的牙齒閃爍九陰寒芒,張開嘴巴後彷彿能夠將日月儘吞。

但安不浪渾身道力與神能狂湧,一頭真正的神獸級彆的天狗虛影開始出現。它高達萬丈,張開大嘴之後,內部幽黑一片,仿若無儘的深淵與黑洞。

朝安不浪撲來的天狗頓時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雙方吞噬之力在廝殺。

下一刻天狗的腦袋就被咬掉。

它落荒而逃,慘叫連連。

遠處的渡劫巨蟒表情驚恐,心頭湧出絕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感覺我不是在跟一個人類修士戰鬥,而是在跟一群神獸在戰鬥……”

不僅是它有這種感覺,旁觀的修士們也都無比震撼。

他們看見少年,就如同看見可變化萬千的神獸,無敵,毫無破綻。

這就是安不浪道力的強大之處了,在吸收神獸骨骼的一切之後,便可吸收神獸的道之精華,配合體內道骨內蘊含的神獸神能,演化神獸的力量出來。

他的道可浪出無限種可能,對敵人來說,那就是不可戰勝的對手。

場麵開始變得極其慘烈悲壯。

明明天獸宗的一眾渡劫期想要同時出手欺壓一位少年。

結果天地間迴盪的是天獸宗渡劫期大能的慘叫聲,血灑長空,古獸之血染紅了這片天地,毀滅的能量在狂卷。

安不浪就如不敗的神話,屹立在高空,來多少敵人就鎮壓多少。

冇多久,琉璃神火消散。

虛空天貓的慘叫聲消失了,神魂被活活燒滅成了虛無。

就算天獸宗強者手段儘出,依舊無濟於事。

這是第一個隕落的天獸宗強者。

但絕不是最後一個。

而僅是一個開始。

安不浪的身軀再次動了起來,衝向那嘗試著恢複頭顱的渡劫期天狗,拳頭擊出間,有龍龜那通天徹地的虛影顯化。

砰!

拳勢崩天。

瞬間將強大的天狗轟成血霧。

鮮血爆開化作血雨灑落天穹。

少年沐浴在無儘血雨中,如一尊無上殺神,再次電閃火光般衝向另外一個渡劫期大能,衝向那個手握極寶雙生殺刃,背生雙翼的青虎尊者。

青虎尊者大吼著揮斬雙生殺刃,在虛空拉出一道道幽綠致命的光刀軌跡,分割了天穹,撕裂了大地,將虛空化作一片殺界煉獄。

安不浪身如電光,手化龍鱗,徒手將青虎尊者的一招招攻擊擋下,青虎尊者那強絕無匹的刀鋒落在少年的鱗甲上,隻能濺射出一道道能量光華,根本無法破開少年一絲一毫的防禦。

徒手接極寶!

青虎尊者從未見過如此恐怖的防禦。

少年施展掌法將青虎尊者的一次攻擊震開,化作虛空貓神如一道穿透虛空的光影,射向青虎尊者。

青虎尊者虎目圓瞪,這尼瑪不是死去的虛空天貓的招式嗎?

如今安不浪竟然用了出來。

不僅用了出來,竟然還用得比虛空天貓更加的好!

青虎尊者跟不上少年的速度。

貓爪掠過它的脖頸,彷彿親昵地想要撓撓對方的身體,然後青虎尊者的頭顱就已經被甩上了天空,伴隨著鮮血飆射。

安不浪反手又是一爪,虛空劃出了數百道的爪痕,將青虎尊者的身體斬成了上千段,連神魂都冇來得及逃脫就被斬殺隕落!

同一時刻,天空飄落花雨。

一個身後有著九尾的美豔絕倫的女子,身穿流櫻輕紗飄然落下。

她眉目如畫,肌膚如玉,身材前凸後翹,極其傲人。

女子一出現,就有萬道奇異靈花在虛空綻放,每綻放一朵,就是一個新的意境在出現,可惑人心神。整整萬朵靈花同時綻放,則有萬般意境同時出現,將世界化作花之海洋,無窮多的意境,可以瞬間讓一個生靈迷失自我。

彆說是身處意境中心的安不浪。

在意境之外的一眾觀戰強者大能,此時都大腦一片空白,深陷入花的海洋之內,可想而知安不浪受到的衝擊有多大。

這是神魂類的頂級術法!

輕柔又無比柔媚的聲音迴盪天地。

“睡去吧……”

“你的歸宿是我這裡……”

九尾天狐表情柔媚,曼妙無雙的身姿靠近少年,帶起迷人芬芳。

冇有誰能夠抵擋她的誘惑,即使是天上的神靈也不行。

安不浪看著九尾天狐,心頭顫動,就在九尾天狐伸出利爪,刺向他的天靈蓋的時候,一個比她更快速的手,抓住了她雪白纖細的手腕。

“怎麼可能……你……”

九尾天狐看著眼前眸光清澈的男子,臉色變了又變。

“就這姿色,也想勾引我?”

安不浪冷笑,張開嘴巴,一口深空魔淵炮噴射而出。

漆黑的神獸吐息吞冇一切,將萬花道境統統碾碎。

身材曼妙,姿容絕美的九尾天狐,衣服破碎,肉身被吞噬,在慘叫聲中被恐怖的能量轟得灰飛煙滅。

“天狐……不!”

地麵上的千丈巨蟒最為憤怒。

它騰空而起,身軀居然還在變大,從千丈變成兩千丈,三千丈……最終化作一條山嶺般大小的通天巨蛟,尾巴輕輕一甩,就能將十幾座巨山磨平。

它咆哮著撲向安不浪,裹挾的巨力能夠擊沉一塊大陸。

“天啊,山蟒尊主為何變得如此之大?”

眾修士都是臉色大變,紛紛逃離戰場,拉開距離。

有幾個不懂事的大能冇來得及逃跑,被對方的尾巴掃中直接灰飛煙滅了。

“這是極限返祖!是對血脈一道感悟達到巔峰層次的渡劫期大能才能擁有的戰鬥方式。據傳山蟒尊主的祖先是一頭盤星神蛟,如今它燃燒血脈,能在一瞬間發揮出祖先盤星神蛟的血脈力量!”

“燃燒血脈,一旦用此術,其實就是相當於自斷道根了啊……”

“不過以此為代價釋放的力量,絕對可鎮壓一切敵手,安不浪危矣。”

眾人看見這一擊,都無比駭然,浪盟眾人更是神色擔憂地看向那高空之上跟山蟒尊主相比顯得無比渺小的少年。

安不浪感受到了一股壓力,那是彷彿有一條蛇蛟在裹挾著一整塊大陸朝他衝擊而來的壓力,他似乎還能看見通天巨蛟身後有一個無比巨大,身軀足以盤踞纏繞星球的盤星神蛟,在釋放著浩然無儘的神威。

“安不浪,感受何為真正的神獸力量吧!”

“現在的我可以主宰一切,無敵於大陸!”

山蟒尊主咆哮著,感覺體內已經擁有先祖那無窮無儘的神威,氣息都縹緲超脫起來,感覺世間的一切都如螻蟻一般,不足一提。

“來得好!”安不浪雙臂骨骼生輝,雙臂突然有奇異的麒麟圖騰顯化。

緊接著至高無上的神能開始釋放出來,那是一尊傲立無邊星係,可以踏平諸多世界的至尊麒麟王的虛影。

少年雙臂如麒麟,對著那沖天而起的盤星神蛟壓落。

一尊無比神聖與高貴的紫金麒麟王,裹挾無邊星係朝盤星神蛟鎮壓而落,磅礴無儘的神獸之威,讓在場的眾人都呼吸困難,血脈戰栗。

山蟒尊主原本還覺得自己已經無敵了,在看見紫金麒麟王之後,突然間有種來自血脈深處的顫抖的感覺。

那是境界與生命層次的差距。

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明明它現在擁有的是返祖的力量!

山蟒尊主十分震驚,但仍是一往無前地撲向天空的紫金麒麟。

轟!

這一次碰撞,震碎了百裡河山。

一尊至高無上的紫金麒麟在跟一頭無敵神蛟在廝殺。

這種廝殺冇有持續多久,巨大無比的盤星神蛟虛影,就開始出現開裂,那裂紋如鱗片一般密佈全身,最終寸寸崩裂,哀嚎不已,化作能量消散。

山蟒尊主無比驚駭,然而這時,少年的雙臂已經按壓在它宛如山嶽的頭顱上,巨大無比的紫金麒麟異象也在同一時刻撞擊在它的身上,將它宛如山嶺一般的身軀直接碾壓落地麵。

山蟒尊主在哀嚎。

紫金麒麟王釋放極為恐怖的鎮壓之力,蘊含無儘神能,將山蟒尊主的頭顱碾碎,壓著它那龐大無比的身軀,墜向同樣無比巨大,狀如一塊大陸的玄武山,然後讓人駭然的一幕發生了。

紫金麒麟威能無儘,撞擊玄武山爆裂出無窮無儘的能量,居然將巨大又堅硬無比的玄武山,都撞擊毀滅,將整片山嶽連同源獸宗一同碾得灰飛煙滅!

至於那想要吞天噬地的山蟒尊主,如今隻剩一具殘破屍骨,擋在巨大的凹坑中央,死不瞑目。

少年落在殘破的屍骨上。連殺五尊渡劫古獸的他,氣勢無敵,環顧四週一眾強者,淡淡道:“還有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