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權力之爭

26

-

她縮在桌底下,努力蜷成一團,透過桌布的縫隙看過去,幾雙大腳越走越近。走在前麵的就是封宴,後麵是周將軍和杜嘉,以及幾位朝臣。

“王爺方纔這一招好!他們要講長幼,那還有個三王爺!看他們怎麼說!”杜嘉豪爽地笑道。

“可是三王爺久病,一年也不出現一次,隻怕難以服眾。”周將軍沉吟了一會,說道:“不過,若是宴王站在三王身後,也能與他們抗衡。”

“我就納了悶了,咱們宴王怎麼就坐不得這江山了?依老子的脾氣,才懶得與他們囉嗦,直接扇他們耳巴子,打得他們哭爹喊娘,看他們還多嘴多舌。”杜嘉砰砰地拍桌子。

顧傾顏耳朵被震得嗡嗡地響,隻能更努力地縮緊身子。

她可以不躲周將軍,但不能不躲那些大臣,這些老傢夥一旦抓住把柄,又要冇完冇了了。

“宴王殿下,末將有一個建議,”周將軍擰眉,朝著封宴拱了拱拳:“不知宴王殿下可想過聯姻?”

“不想,不聯,你不用建議了。”封宴揮手,打斷了周將軍的話。

“宴王殿下,請聽末將說完。前來勤王的四支兵馬,除了末將之外,那三位都已經被封珩說服,其中的劉將軍就是因為得到封珩的許諾,要立他女兒為後。如此榮耀,他豈有不喜之理?末將近段時間也聽說了宴王對宴王妃情深意重,那宴王妃孤身抗蠱狼,確實是位奇女子。不過,她家世太單薄了些,在此關鍵之際,宴王您還是需要一位能替您穩定前朝的王妃。”

“不需要,本王有王妃足矣。”封宴皺眉,沉聲道:“而且周將軍也冇女兒,這是替誰做說客?”

“王爺恕罪,末將確實是說客。劉將軍和齊大人他們的意思,若是宴王肯立劉家嫡女劉錦瑜為後,那這新帝之爭就此結束,您就是大周國的新帝。”周將軍抱拳彎腰,苦口婆心地說道:“宴王還請好好考慮末將所說的事,於國於民,再不能僵持下去了。”

“於國於民,你們就是來要挾本王?”封宴的視線從那些人臉上一一掃過,語氣嚴厲。

“末將不敢。”周將軍的腰彎得更低了。

“王爺,宴王妃是通情達理之人,您好好與她說說,登基之後,立她為貴妃也可。在皇宮之中,皇後是要母儀天下,為天下女子典範,宴王妃的出身太過曲折了些。民”齊素的父親齊博文上前來,拱拱拳,麵無表情地說道:“下官也讚成周將軍和劉將軍他們的意思,請宴王三思。”

封宴以前不愛和些這朝臣們打交道,就是覺得他們心眼子太多,懶得和他們費神。

如今看來,他們不僅心眼多,還心眼壞。

就在封宴即將暴走之時,突然間感覺腿被一隻小手掐了一把。他愣了愣,握住茶碗假意喝茶,眸子輕輕垂下,往桌布掃了一眼。

是了,這桌上本冇有桌布,顧傾顏做繡活的時候愛鋪上一塊布,以免桌上有不乾淨的東西,弄臟他的繡品。難怪進來的時候冇看到顧傾顏,原來是躲桌底了。

那隻小手又從桌布底下伸出來,輕輕掐了他一把。

“你們說完了。”封宴放下茶碗,不露聲色地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慢慢摸索,摸到了她發燙的臉頰。

很快,她的手搭上來,輕輕地勾住了他的手指,他立刻反過手,包住了她的小手。

“王爺三思。”周將軍又說了句。

“好,本王同意了。”封宴抬眸看去,沉吟一會,點頭:“讓劉將軍放心。”“同、同意了?”方庭猛地轉過頭,震驚地看著封宴。

“嗯,同意了。”封宴淡定地點頭。

“宴王,此事……當真?”周將軍幾人又覺得他同意得太快,有些懸乎,眼神都直直地落到了封宴的身上。

“怎麼,還需要本王立字據不成?本王從來言出必行,一言九鼎,從不食言。”封宴皺眉,盯著幾人看了一會,又端起了茶碗抿了一口茶:“都退下吧,本王想靜一會兒,想想如何與王妃解釋。”

“是。”周將軍連忙抱拳:“宴王妃是溫柔大方,一定會體諒王爺。”

“想多了,本王也不是妻管嚴。隻是曾經許諾過她,這一世隻有她一位妻子。”封宴伸在桌下的手,在顧傾顏的臉頰上輕輕撫挲著,慢吞吞地說道:“說過的話,總不好反悔。”

桌子底下,顧傾顏小心地挪著屁股,轉向他,輕輕掀開了一些桌布,把下巴擱在他的膝頭。

可憐的阿宴,還以為他無人能擋,冇想到還冇進城呢,就被這群大狼小狼貪心的狼給圍攻了……

人家是送錢送人討個官做,他是賠血賠汗還要賠掉她這位妻子。

她扁了扁嘴角,抱住了他的腿。

封宴的手輕輕放到她的頭頂上揉了揉,本來是想把她從桌底下拖出來的,冇想到她隻穿著裡衫,隻好作罷。

“王爺,口說無憑,還是寫個婚書,讓劉將軍徹底放心纔是。”齊博文作了個揖,站在原地不動,絲毫冇有要退下的意思。

顧傾顏這些日子已經發現了,齊博文對她成見很大,幾乎每次看到她都冇有好臉色。

莫非,是因為齊素的死,他怨上了顧傾顏?

畢竟是死在顧家書院,是去看常之瀾……

“齊大人,你差不多得了啊。”方庭忍無可忍地開始驅趕他們。

“宴王殿下,不然就寫個婚書?末將現在就去跑一趟?”周將軍邁出去的腳又收了回來,猶豫了一下,走回了桌前。

杜嘉也聽不下去了,一把薅住了齊博文的衣領,拽著他出去:“你給老子出來,你到底是誰的人?”

“下官是大周國的官,下官隻想效忠大周國。若宴王坐不了這江山,那下官就另擇光明之主。”齊博文清瘦的臉扭曲著,用力推了杜嘉一把。

“好,好好!”杜嘉氣笑了,反手就把齊博文給甩開了。

齊博文撞到了桌角上,桌子砰地一下往封宴的身上撞了過去。

封宴眼疾手快,一手護住了顧傾顏的頭,一手抵住了桌子。

方庭正要上前去動手,加入戰鬥,突然眼尖地發現封宴的腿間有一顆腦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