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為官之道

26

-

許賓突然暴斃,頓時引起了慌亂。

雖然葉觀與沐婉榆已經走到了十幾米開外,但一些人還是看向了葉觀。

場中,隻有葉觀有殺人動機。

當然,都冇有證據。

沐婉榆緊緊拉著葉觀,冇有說話。

葉觀笑道︰“怎麼不說話”

沐婉榆看向葉觀,“你殺的,對嗎”

葉觀點頭。

雖然早已猜到,但是在聽到葉觀親口承認時,沐婉榆還是忍不住為之一顫。

真的是他殺的!

沐婉榆看著葉觀,“為什麼”

葉觀平靜道︰“及時止損!”

沐婉榆顫聲道︰“是因為他喜歡我,所以,你殺他”

葉觀看著沐婉榆,冇有說話。

沐婉榆聲音止不住顫抖,“可......可我已經拒絕他了啊!你......你怎麼可以濫殺無辜”

葉觀想了想,然後低聲一嘆,他鬆開沐婉榆的手,“沐姑娘,感謝你這段時間來的照顧,祝一切安好。”

說完,他轉身離去。

他並冇有解釋。

因為他無法解釋!

若是沐婉榆問理由,他自然會好好說一番,可沐婉榆不是問,而是直接指責。

這種情況,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的!

看著葉觀離去,沐婉榆頓時呆在了原地,這一刻,她感覺有什麼失去了。

無心逗留,葉觀出了學院後,便是上了秘書的車。

他並冇有怪婉榆,因為他們兩個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大家的處事觀念不同,這是正常的。

他所在的那個世界,不允許他對敵人仁慈。

當沐婉榆跑出來時,葉觀人已經消失不見。

學院門口,沐婉榆呆呆地看著遠處,一股恐慌自心底悄然蔓延開來。

就在這時,一名女子與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沐婉榆身後,女子身著一襲緊身製服,長髮披肩,麵容清冷,她的容顏,一點也不輸沐婉榆,隻是氣質截然不同。

女子冷的像冰塊一般,而且,身上散發著一股殺意,讓人望而生畏。

在女子身旁,站著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體型高大,全身都是肌肉,感覺能一拳打死一頭老虎,猛的不行。

中年男子盯著沐婉榆,他拿出一張證件,然後道︰“沐姑娘,我們是龍組的,現在,想要與你談談。”

沐婉榆滿臉疑惑。

片刻後,沐婉榆被二人帶到學校的一間房間內,女子坐下來後,將一個手機放到沐婉榆麵前。

沐婉榆疑惑道︰“這是”

女子冇有說話。

中年男子解釋道︰“沐姑娘,這是許賓的手機。”

沐婉榆眉頭微皺,“許賓的手機”

中年男子點頭,“我們調查了他的電話,發現他在一個時辰前打了一通電話......”

說著,他拿起手機,然後快速撥弄了一下,片刻後,手機內傳出了許賓的聲音,“你們在外麵守著,那女人今日若是不答應我,老子今晚就強了她,讓她裝清高......”

聽到許賓的話,沐婉榆頓時呆在原地。

中年男子看著沐婉榆,“沐姑娘,殺許賓的人,就是與你一起來的那男子,對嗎”

沐婉榆微微搖頭,雙手忍不住顫了起來。

中年男子還想問什麼,冰山女子突然拿出一個平板,她放到沐婉榆麵前,裡麵播放的正是之前葉觀三人在草地上的場景。

學校四周,自然都是有監控的。

冰山女子盯著沐婉榆,冰冷道︰“在那許賓向你表達愛意時,與你一起的那男子,他並冇有殺意,不過,他丟下了一根筷子。而在他與你離去時,他轉頭看了一眼許賓,你看看許賓此刻的神情。”

沐婉榆看向許賓,冰山女子道︰“許賓在挑釁他,並且,眼中有殺意。”

說著,她收起平板,然後起身,“沐小姐,看得出來,你並不知道他真實的身份與實力,但我可以告訴你,這個人很危險,而且,他懂得及時止損......”

沐婉榆霍然抬頭看向冰山女子,身體止不住顫抖。

冰山女子問,“怎麼”

沐婉榆顫聲道︰“我問他為何要殺人,他跟我說,及時止損。”

冰山女子黛眉微蹙,“你是如何回答的”

沐婉榆微微搖頭,淚水突然間就湧了出來。

冰山女子看著沐婉榆,片刻後,她搖頭道︰“你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說完,她帶著中年男男子起身離去,但就在這時,她又停了下來,似是想到什麼,她轉頭看向沐婉榆手上的納戒,“這戒指......”

沐婉榆微微低頭,如失魂了一般,低聲道︰“他送我的。”

冰山女子盯著沐婉榆,“這是傳說中的須臾戒,珍貴無比,藏起來,莫要戴在手上,以免為你招來禍事。”

說完,她與中年男子離去。

房間內,沐婉榆看著手指上的納戒,臉上,淚水如同決堤一般不斷湧出。

...

女子與中年男子出了學院後,中年男子看向女子,“暮祈,抓捕嗎”

名叫梟梟的女子微微搖頭,“此人危險,身份不明,貿然抓捕,危險極大,我去見見他。”

中年男子沉聲道︰“危險!”

梟梟平靜道︰“看得出來,他並不是一個濫殺之人,那許賓若是不露殺意,肯定不會死,我去見見他。”

說完,她一個轉身,整個人直接化作一縷殘影消失在不遠處。

...

車上。

秘書看了一眼後視鏡的葉觀,然後道︰“葉先生,我們回紫郡小區嗎”

葉觀搖頭,“不!”

秘書問,“那”

葉觀想了想,然後道︰“去燕京!”

燕京!

秘書微微一愣,放在油門上的腳下意識用力,差點追尾,她連忙減慢車速,然後道︰“葉先生,我們......不能坐這個去燕京。”

葉觀不解,“為何”

秘書道︰“因為油不夠!”

葉觀有些不解,“油不夠什麼油”

秘書沉默。

眼前的葉先生,平時看起來挺正常的,但偶爾會有問題,當然,她也不是很意外,因為她已經知道,眼前的這位葉先生被車撞過。

在秘書的解釋下,葉觀頓時明白了什麼是油,就跟靈氣一樣,人需要靈氣,車需要油,都是一種能量。

秘書又道︰“葉先生,從這裡去燕京,路途遙遠,隻能坐飛機,而且,你冇有身份證明,因此,即使要去,我們也隻能等等。”

葉觀點頭,“好!”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又無可奈何,畢竟,他現在不能禦劍飛行!

禦劍!

想到這,葉觀突然道︰“姑娘,有賣劍的地方嗎”

秘書看了一眼後視鏡的葉觀,然後道︰“葉先生想買劍”

葉觀點頭。

秘書道︰“稍等。”

說著,她拿出手機搜了一下,片刻後,她道︰“找到了!”

葉觀笑道︰“謝謝了。”

秘書微笑道︰“客氣了!”

冇多久,秘書帶著葉觀來到一處山莊,葉觀抬頭看向山莊,山莊名為萬劍山莊,門前屹立著兩柄巨劍。

萬劍山莊!

秘書在外麵等著,葉觀朝著山莊內走去,剛走進去,一名老者便是迎了出來,老者雖然已古稀,鬚髮皆白,但卻非常有精神,他看著葉觀,“閣下是”

葉觀道︰“買劍!”

老者盯著葉觀,“買劍”

葉觀點頭。

老者搖頭,“這裡的劍不賣。”

葉觀愣住。

老者笑道︰“這裡的劍,都是我個人收藏,不賣。”

葉觀微微點頭,“懂了。”

說完,他轉身離去。

這時,老者突然道︰“等等!”

葉觀轉身看向老者,老者問,“你懂劍嗎”

葉觀搖頭,“不懂,但會用!”

老者頓時來了興趣,“會用”

葉觀點頭。

老者笑道︰“比劃比劃”

葉觀盯著老者,“可以!”

老者正要去取劍,這時,內院突然走來一名女子,女子身著一襲白裙,蒙著麵紗,隻能看到一雙明淨澄澈的雙眼。

看到女子,葉觀頓時有些意外,因為這女子的打扮與觀玄宇宙的穿著極其相似。

在女子手中抱著兩柄劍,女子緩步走到老者麵前,老者拿起一柄劍,女子則抱著另一柄劍走到葉觀麵前,她看著葉觀,朱唇親啟,“請!”

葉觀微微一笑,“謝謝!”

說著,他伸手拿起女子手中的劍,而當他握劍的那一瞬間,他雙眼緩緩閉了起來。

劍!

時隔許久,再一次握住劍!

這一刻,葉觀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憤怒!

被壓製境界的憤怒!

在自己的地盤,被人壓製境界

簡直奇恥大辱!

難道自己就要忍著

不!

葉觀突然抬頭,豪情萬丈,“不管你是誰.......老子今天砍了你!”

聲音落下,他一聲怒吼,手中的劍攜帶著一股恐怖的劍意沖天而起,彷彿要將這天地撕裂開來一般。

某處湖邊,一名身著白衫的男子突然停了下來,他抬頭看去,頓時感受到了一股滔天的戰意,他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但當聽到少年的話時,白衫男子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砍親爹真是大逆不道!”

說完,他並指一揮。

而在他身旁,一名身著素裙的女子突然笑道︰“我幫你!”

說完,她也並指一揮。

萬劍山莊上空,兩股神秘力量突然碾壓而下。

轟!

葉觀的劍意直接被碾碎,緊接著,葉觀如遭重擊,直接爬在了地上,一動也不動。

“臥槽......居然是兩個人......”

這是葉觀昏迷時說的最後一句話。

...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剎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 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 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app

自此一別,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青鸞峰上的我有一劍最快更新

第四百零二章︰砍親爹!免費閱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