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千七百六十五章 趁亂摸魚

26

-

石門後的空間是一片光明,遍地散落著各式各樣的奇珍異寶,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一片金黃,塞壬漫步在其中隻覺得眼花繚亂。血統開啟了,即使她發出再大的聲音也不會有人察覺,更何況這裡有人的機率微乎其微。

惡魔的遺蹟深處原來藏著財寶啊,怪不得人們爭先恐後地趕來送死。

少女前進的腳步停了下來,她聽見了細小的聲音,那是交談聲。

“這樣真的能出去嗎?”這是一箇中年人的聲音。

“你現在還有選擇嗎?”這個男人的語氣有些不耐煩了,塞壬很清晰地辨認出了這聲音的主人是獵人布魯斯。

“小宋死了,死在了這個遺蹟裡,這裡很危險。我最後勸你一句最好退出去,我能預感到......我的血統在顫抖,幸運女神從來不會有這種反應。”

“如果你不敲響鼓,你就會死在這裡了,顫抖是很正常的事啊,弱小的人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隻有強者纔有資格活下去,這個世界不就是這樣殘酷的嗎?”

塞壬正在聆聽著,聲音突然靜了下來。危機感頓時遍佈了全身,布魯斯不知何時已經突進到了她的身邊,這絕對不是b級血統能做到的。

白色的匕首對上了獵刀,摩擦出了火星。匕首是從她袖口突然伸出的,被她穩穩地拿在手裡,即使是突襲者也意想不到,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的居然是自己。

突襲的優勢瞬間消失,少女身上的氣場甚至穩穩地壓住了他。

“真是有意思,冇想到還有個a級,你們的隊伍裡除了那個棕發的男孩,其他人血統應該都不低吧。”布魯斯的身體自然地向後退了幾步,擺出了一個半彎腰的姿勢。

塞壬冇有出聲,手上的匕首不斷地轉著圈,金色的瞳孔中倒映著布魯斯的影子,像是盯上了獵物。

布魯斯的額角滑下了一滴汗水,這種強烈的壓迫感令他想起了十幾年前打獵的時候。那時候他是個新手,第一次外出打獵,順利地獵到了一隻鹿,當他整個人都沉浸在喜悅中時,卻被叢林中的獵手盯上了。那是一隻豹子,它低伏著蹲在草叢中,那時候的他還冇有覺醒血統,如果不是他反應夠快躲過了撲殺可能已經死了......而現在這個女孩給他的感覺與那時死亡襲來的恐懼感一模一樣。

布魯斯的眼睛已經有些乾澀了,不自覺地眨了一下眼睛。而這個眨眼的瞬間也被塞壬精確地捕捉到了,血統帶來的便利讓布魯斯根本察覺不到她的聲音,從這一點來說她比豹子更加像個獵手。

但他也已經不是十幾年前的小子了,一個老獵人在遇上強敵時總會故意露出破綻,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勝負已分了,這個速度衝過來已經改變不了前進的軌跡了,她勢必會撞到自己的刀上。

獵人調整了獵刀的角度,隻是這樣微小的角度正好能刺穿少女嬌嫩的脖頸,雖然是對手,此時正在經曆生死決鬥,布魯斯也不免覺得有些可惜,看著年輕氣盛的她不禁想起了自己與她差不多年紀的女兒。

但是這次的情況出乎了他的預料,女孩手上的刀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布魯斯隻覺得腹部傳來了一陣劇痛,整個身體也自然地彎了下去,緊接著就被一腳踢飛。

他的身體狠狠地撞在了牆上,白色的匕首泛著寒光紮在了他的腹部,腹部滲出一股鮮血,出血量並不是特彆誇張,似乎是這個女孩特地避開了要害,冇有想致他於死地。

真是善良啊......

當他閃過這個念頭的時候又有幾柄飛刀紮到了他的四肢上,貫穿了四肢的骨頭,將他牢牢地釘在了牆上,這種手段看起來完全不像個新手。善良並不代表愚蠢,塞壬並不會放任這種敵人行動,冇有手銬的情況下使用刀具是很合理的。

布魯斯麵龐扭曲地被釘在牆上,情況顯然已經出乎他的意料了。

遠處再一次傳來鼓聲,但是這一次並冇有人敲響它。

胖子錯愕地看著自動響起來的鼓,詭異的鼓麵正在顫動著,好像經過敲擊後將會有什麼東西會破鼓而出。

“你做了什麼?!”少女回頭憤怒地質問胖子。

“我......我什麼也冇做啊!它自己響起來的!”胖子害怕地癱倒在地上,血統的警示甚至讓他產生了耳鳴。

白髮的女孩轉過頭,金色的瞳孔微縮,終於發現了一絲細小的黑線,從布魯斯的身後延伸向了高台上的那麵大鼓。

“你的能力不是幽境彼方,而是暗黑序列-77的幽暗之匙。”塞壬的語氣露出絲絲寒意。

“嘖嘖,你們不也報的假情報嗎?”布魯斯強忍著痛意,儘管額頭已經滲出了冷汗,他依舊不願屈服,不屑的犟著嘴。

“你知道你打開了什麼嗎?”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是不打開我就會被關進監獄了......我的自由不應該被限製,你們這些在天空翱翔的鳥又懂什麼?我隻是一隻撲火的飛蛾,嚮往著光時總會把自己燃燒殆儘。我根本就冇有做過什麼錯事......而你們自詡正義就要剝奪我的自由。當我被打

上暗黑序列的標簽時,我的人生就被改變了......那麼請問,如果你的能力是暗黑序列,你又會怎麼做呢?”布魯斯情緒高漲地大聲傾訴著,質問著。

“我相信學院在一些前提下會給你們自由......但是你已經威脅到了其他人的生命安全。如果是我,再怎麼樣也不會像你一樣極端,是你自己親手摧毀了你的未來。”塞壬的注意力放在了布魯斯與那麵鼓上,她對這種犯罪者並不會產生憐憫。

“不用想殺了我來解決現在的問題,已經打開的東西是關不上的......”布魯斯癲狂地笑著,恨不得此刻就與所有人同歸於儘。

雖然鼓裡不知道裡麵有什麼東西,但是惡魔遺蹟裡顯然不會有什麼善類,這裡是**的樂園,一切的東西都能引起殺戮。

此時的鼓身還在不斷地震顫著,表麵已經出現了龜裂的痕跡,鼓麵震動的幅度越來越大,突然猛地破碎了,巨大的爪子從中探出,怪異的爪子上遍佈著鳥類的羽毛,隨後是鷹的頭部,金燦燦的羽毛覆蓋著身軀,而它的頭上同樣漂浮著一串符號。

而整個身軀從鼓中鑽出時,前所未有的殺氣席捲了整個大殿。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