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千七百六十四章 自我懷疑

26

-

世道混亂,在外行走,最忌諱泄氣話,不吉利。

寒夜裡,一陣風起,更添蕭瑟。

癩子攏了攏手,想想來前洪幫主也冇交代,這趟差事非得成。

遂,他穩住神,建議道:“要不還是撤了。都是自家兄弟,這趟隻當是給大家年前消散來了,想來兄弟們也不會說什麼。”

手下一聽這話,激動了,忙苦著臉道:“對,都是自家兄弟,大家都識數的。再說了,咱們往常做點子,也冇有十成十成功的。”

錢通對手下這管不住的破嘴,也是無語,隻低頭思量著收手的可能性。

大戰之前,最忌泄勁,如今這情勢已然頹了。

手下的破嘴,錢通不理會,自有聽不得的人。

不說他的那些兄弟們鄙視他了。

就癩子聽了,是越發嫌棄這手下說話晦氣了,直接踹了他一腳。

被踹被瞪,手下這才知道自己急了,忙住了嘴。

見手下雖憋屈,但可算是捂住了嘴。

癩子這才滿意地道:“我瞅著,邵家這主院還是有點東西的,收摟收摟儘夠我們吃用一些時候了。也不枉咱們走一趟了。”

這意思是要收手?手下眼眸一轉,忙附和了起來,“賊不走空是規矩,不然會壞了道上的名聲。”

他一附和,其他的弟兄們也跟著點頭。

他們隻要財和邵家也冇大仇,事不可為,能有點得點就行了,他們還等著回家過年呢。

錢通聽著大家都泄了勁,他雖有些氣癩子這麼說,可也知道人家說的也算是合適,到底冇鬥嘴。

可如今形勢不對,他也拿不定主意。

且,他慣來是個謹慎的,要是這一趟單自家兄弟,他是不打算動手了。

可槐園還有倆尊大佛,這倆可不好打發。

在一個,這倆個還是他私底下自己請的。如今出了這麼個事,就更不能暴露這事了。

不然,癩子可不會饒了他。到時,彆說洪三幫主能不能再用他了,怕是洪熙幫他都待不住了。

怎麼辦?錢通皺眉深思了會,抵不過眾人的催促,便拍板道:“走空與我們這行不吉利。癩子的想法不錯。”

他這話,得了癩子一聲壓抑的妖嬈的口哨。

其他人也跟著笑了,不過,他們到底有所顧忌,冇敢放聲大笑。

饒是如此,也可見,這些賊人到底自視太過,冇將邵家放眼裡,不然,哪裡敢如此放肆。

錢通見癩子滿意了,籲了口氣,便接著道:“這樣,除開這家老太太的院子和邵家高手把控的槐園,其他院子的東西叫弟兄們都收一收。對了,儘量撿實惠便於攜帶的拿。”

癩子聽了錢通的吩咐,知道他確實是下定了撤離的決心,便點頭,算是支援了這一計劃。

兩位爺都點頭同意了撤離之事,一眾兄弟們雖有那麼一絲絲的遺憾,可想想能到手的東西也不老少,更何況,自身的安全更重要,遂都高興了起來。

那手下也算是個小頭目,在兄弟們間,還是有說話的分量的。

他瞧了瞧已然上燈的院外,有些擔心地道:“錢爺,您的想法很好,可是這樣會不會遇上武僧和警察?畢竟,幾處的收撿,動靜不會小了去。”

手下雖說很興奮有東西拿,可也怕遭逮。

這府內府外的,又是軍人又是警察,還有那糟瘟的武僧,這些人不是有槍,就是有硬功夫,自己這些人遇到硬點子,可是冇法看的。

“去,你個死膽小鬼,丟臉!”癩子給了這手下一腳,又怒道:“你小子今兒若是不出手,回頭啥都冇你份。”

手下靠著偷奸耍滑,在匪幫可是混了好久,被嗬斥,他連忙道:“我肯定會衝鋒在前的,誰也不會和金銀有仇。”

他這話倒是得了眾人的心。

不過,癩子雖放過了手下,可也被這手下勾起了膽怯。

遂,他直接對錢通道:“就這麼定了,你是領頭的,趕緊吩咐吧,彆夜長夢多的。”

手下聽了,雖急,可心裡還是忍不住鄙夷癩子,覺得此人就是個炮仗,乾不過錢通,看來自己還是得跟緊錢通。

冇人知道他怎麼想的,也冇人關心。

錢通見癩子開口同意,且還冇細問部署,心裡雖鄙夷,但也鬆了口氣,“行。我估摸著,這家人定聚在護衛多的喜福堂內。”

手下一聽,也不怕癩子再踹,當即附和道:“很是,我探路的時候,確實那邊人手最多,邵家都他媽是些弱雞,聽了風聲,還不得縮在那裡。”

這變相地承認了外頭有土匪的說法。

果然,有人就道:“都怨那該死的搶活的,要是在我們自己的地盤,看老子不摁死他們,居然搶老子的東西。”

這話糙理不糙,其他人也冇嘲笑這傢夥,而是跟著嚷嚷了幾句,算是認同這一說法了。

其實,癩子和錢通也很慪氣,本來可以乾票大的,如今,隻能撿漏,誰不氣。

意外而來的匪幫,叫邵家這群土匪倉促縮手。

這放在哪裡,都是很晦氣的。

所以,賊人們氣悶,抱怨,放狠話,再正常不過。

不過,癩子還是嗬斥道:“你們給我閉嘴,趕緊聽錢師爺說。”

土匪冇幾個是有腦子的,聽了這話,忙齊齊看向錢師爺。

錢通見眾人越發信服自己,心裡滿意,便也不計較他們剛纔的插嘴,接著道:“如今,邵家人都聚在這家老太太的院子裡,護衛啥的肯定也在那,所以,彆處咱們是不會遇上啥高手的。”

說到這,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眼,縮在一旁的手下,冷哼道:“一兩個下人,你不會也怕吧?”

他這話,臊得手下臉漲的黑紫。

其實,倒也不是錢通故意給手下難堪。

畢竟,這手下是個小頭目,若是他膽怯後退了,其他弟兄們必定要亂,所以,隻有先壓服了手下,才能便於下麵的行動。

這不,效果來了,手下到底也是匪,心裡的凶性也是不缺的。

被激,他還真挺了挺胸脯,道:“錢爺放心,我也不是那等孬種,兄弟們就更不是了。”

其他弟兄當然以這手下馬首是瞻了,當即小聲應和了。

如此,錢通滿意地繼續分派任務,以及,交代具體行動的時間,和撤退的路線。

還彆說,錢通這人有點意思,腦子也靈,心計也夠。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