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真假少爺的巔峰對決(三)

26

-

比兩人反應更快的是真善美係統:【臥槽,宿主你……%&*&乾什麼!你%¥自爆卡車,這個世界還怎麼玩!我他媽怎麼遇到你這麼個糟心玩意兒!】

見係統被氣得半死,甚至飆出一連串臟話,容真滿意了:【我的憤怒,需要多幾個人來分擔,這樣我就不生氣了。】

畢竟,彆人生氣我不氣,氣壞身體無人替。

兩人也確實如容真所想那般,心情肉眼可見地變壞。

“你胡說什麼!”葉天夏臉色漲得通紅,圓圓的杏眼瞪大,麵上浮現憤怒之色,“哪來的冇教養的東西,在這裡胡說八道。”

許其深顯然也對容真這番莫名其妙的話感到不悅:“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造謠是要負法律責任的,我不介意送你進去蹲幾天。”

容真點了點頭:“請問,打官司的時候能順帶幫我請一個法律援助麼?”

實在冇錢請律師。

許其深現在嚴重懷疑眼前的人是不是精神有問題,他瞬間倒了胃口,起身就要帶葉天夏離開這家餐廳。

但容夏攔在他眼前,遞出一張白紙和一支筆:“能留給聯絡方式麼,我怕打官司的時候聯絡不上你。”

到這一步圖窮匕見,許其深也算是知道這人的目的了。

搞了這麼多騷操作,原來就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好要他的聯絡方式。

不得不說,眼前這個男人,確實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從來冇有見過精神狀態這麼美麗的人。

心下的怒火驟然熄滅,取而代之的是一絲淡淡的興味。

他剛準備對方的紙和筆留下自己的電話號碼,卻被一旁的葉天夏先一步搶過了那張白紙。

對方臉上的餘怒還冇消除,像是發泄一般三下五除二將白紙撕了個粉碎,隨手扔在地上。

他有些解氣地看了容夏一眼,又對許其深道:“深哥哥,我們走!”

然而容夏始終擋在兩人麵前。

葉天夏怒目正圓:“怎麼,你還不讓我們走了,這是什麼霸道的餐廳?”

容真微笑地搖了搖頭,指著餐廳牆壁上貼著的一條微不可查的標識:“亂扔紙屑,罰款兩百,望悉知。”

在兩人錯愕的眼神中,他掏出店裡的付款碼:“兩位,微.信還是支付.寶?”

許其深:“……”

這人果然還是很討厭。

紙畢竟是葉天夏撕的,最後還是他捏著鼻子付了這兩百。

兩百塊對他們這種豪門子弟根本不算錢,但這事兒實在是糟心。

兩人走出餐廳,非常有默契地一起看了看餐廳名字,一個決定再也不來這家店了,另一個決定回去就叫秘書收購這家餐廳,再把那個可惡的服務員開了。

容真還不知道自己才乾了一天,就已經麵臨被開除的職業危機,隻默默盤算著今天賺了多少錢。

旁邊一直悄悄看完全過程的服務生,語氣幽幽道:“容哥,那條亂扔紙屑罰款200,不是員工守則麼?”

這條規矩根本不是用來約束顧客的,而是用來約束員工的。

拜托,顧客可是上帝,他們怎麼可能給上帝提要求?

容真看著發問的服務生,語氣高深莫測道:“兩百塊測驗智商,他們不虧。”

對麵的人豎起大拇指:“奸商。”

乾完這一天,容真立馬找經理結算工資。

經理有些驚訝道:“乾了一天就要辭職了,不再多試試幾天?我可以給你加工資。”

他還有心挽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容真的臉發揮了作用,今天多了不少女性顧客,營業額居然創了曆史新高。

就這樣放他離開,經理有些捨不得。

容真搖了搖頭,歎息道:“你們的飯菜不好吃。”

經理:“……”

見怎麼也留不住這個“人才”,經理乾脆結清了工資放他走。

一路上,容真的回頭率都超高。

畢竟看見一個氣質出眾的帥哥拿著厚厚一遝紅色紙鈔,還將紙鈔疊成一個小扇子扇風,大搖大擺地招搖過市,這樣帥且有病的人,很難不回頭看上兩眼。

真善美係統有些驚訝道:【一天就能賺兩千塊,宿主有點實力在啊!】

容真直接應下了對方的奉承:“我最擅長的就是賺錢。”

係統默默吐槽道:【是坑蒙拐騙吧。】

容真自動遮蔽不想聽的話:“有了這筆錢,又可以躺半個月了,舒服。”

【宿主你要支棱起來做任務,不要鹹魚躺平啊!】

容真冷哼一聲,眼神有些冷:“你在教我做事?”

被對方沙雕的假象矇蔽,又驟然想起對方是個煞神的事實,係統選擇閉麥。

一下子變得安靜起來,容真也冇有任何不適應,怡然自得地循著記憶裡的路回那個糟糕的家。

在進門前,容真特地看了一眼門鎖,發現已經換了鎖芯。

原本的鑰匙已經冇用了,容真索性敲了敲門。

這是老舊的居民樓,樓層之間隔音效果極差,容真能清楚地聽見門內有人說話,顯然是有人在家的。

但他等了兩分鐘,始終冇人來給他開門。

他想了想,又敲了敲門,但依舊冇人開門,顯然是知道他回來,故意不給他開門,想給他一個下馬威。

這種狀況,也隻能去旅館住了。

容真歎了一口氣,看著手裡好不容易攢起的兩千塊,緩緩搖搖頭。

他看著那道薄薄的門,默默後退了一步,旋即一個高抬腿,一腳蹬在門上!

門因為年久失修,不算多結實,這一腳直接讓門發出巨大聲響!

但到底還是一道門,冇有這麼容易被破開,容真看著門上的那道灰色腳印,滿意了,正準備離開,就聽見門栓哢噠一聲,門驟然打開,魯通扯著大嗓門衝他吼道:“小兔崽子,整得什麼逼動靜!”

容真微笑道:“手勁兒大了,見諒。”

魯通背對著門,不知道上麵有個灰撲撲的腳印,還真以為是對方手勁兒大。

魯通現在冇喝酒,脾氣冇那麼大,但他記恨著容真昨晚把他綁起來的事,直接一把將人拽進來。

他將門重重關上,試圖隔絕聲音,防止好事者聽到他們的家醜。

“你他孃的翅膀硬了,居然敢把老子捆在桌上!”

“吵什麼吵,阿臨還在學習!”

房間裡走出一個麵色蠟黃,身材乾瘦的女人,女人瞪了魯通一眼,對方頓時噤聲。

並不是因為怕了女人,而是因為不想打擾魯臨學習。

魯臨是他們家的希望,他們全家都指望著魯臨考上大學有出息了,這樣全家就可以有好日子過了。

容英懶得再指責自家這個冇出息的丈夫,而是將矛頭指向容真:“李老闆說你今天冇去工地,跑哪兒鬼混去了?”

容真微笑:“什麼都冇做。”

“浪費米糧的東西,”容英麵露嫌惡,惡聲惡氣道:“好好學學你弟弟,你弟弟他……”

她話還冇說完,隔壁的主臥房間突然打開,一本教材飛了出來,“吵死了!”

容英態度立馬軟下來,衝著主臥房間方向安撫道:“好好好,媽媽不說了,阿臨你好好學習。”

因為魯臨要“學習”,整個家驟然安靜下來,容真也幸運地暫時冇有受罰。

容真在外漂泊一天,剛想回自己房間簡單休息,環顧了一下房子佈局,才發現自己根本冇有房間可回。

老居民房的佈局不大,他們這個房子是兩室兩廳,魯臨獨占一間,容英和魯通睡一間,根本冇有容真的房間。

在容真穿過來之前,原主一直睡在陽台,在陽台打地鋪。

容真摸了摸口袋裡平滑的紙鈔,感歎道:【看來這錢確實是留不住了。】

【宿主不要傷心,等你走完劇情,我給你買大House!】

容真想了想原世界線原主的下場,不由得冷笑一聲:【大House?我看你是想讓我不得好死。】

【我可冇有這種危險的想法喲,嘻嘻。】

容真懶得搭理它,摸了摸口袋裡的身份證,剛想出門去旅館開個房,卻被容英一把握住手腕。

對方看著乾瘦,力氣卻不小,握著容真手腕的手像是鷹爪,輕易還無法掙脫開。

對方眼中閃過精明,壓低聲音道:“你和我出來。”

容真冇有反抗,而是順從地跟著對方出了門。

門外容英說話音量就大聲許多了,她說話毫不客氣道:“門鎖是你弄壞的。”

容真眨了眨眼,麵露無辜:“不是我。”

容英惡聲惡氣道:“不管是不是你弄壞的,這錢必須你賠。”

和蠻狠的人說道理,是永遠說不通的。

所以容真隻微笑道:“好。”

容英瞪了他一眼,“明天你繼續去李老闆工地乾活,聽到冇有!”

她好不容易托人找關係,將剛剛成年的容真送進工地乾活,結果這人居然還跑了!

最可惡的是李老闆知道後,還打電話過來好好數落了她一頓,這筆賬怎麼看也得算在容真頭上!

她知道逼著容真高中冇讀完就輟學打工,這小子心裡一定不甘心。

但魯臨的學費,可不能隻有她和魯通出,身為家庭成員的容真,也必須出一份力!

不管容真接下來答不答應,她明天一定要壓著這小子去工地打工!

然而容真並冇有如她臆想的那樣拒絕,反而是點了點頭,輕聲道:“我明天會去的。”

容英有些懷疑地看了看他,但想到對方被他們養成的兔子性格,料想也不敢騙她,也就相信了他的話。

容真眨了眨眼,轉身就要朝外走,就聽見容英在他身後大喊道:“大半晚上的,你跑哪裡去?”

樓道中間有透氣的窗戶,容真指了指窗外透出的夜色,語氣正經道:“現在的時間正合適,我去賣.身。”

容英的麵容扭曲了一瞬,“你一個男娃娃,還能有人買你?”

容真笑了笑:“靚仔有市場的。”

容英聽了,也冇聽出來對方是在陰陽怪氣地瞎扯淡,竟然還點了點頭:“賺了的錢記得拿回來補貼家用。”

說罷,再也不看容真一眼,走回屋子毫不留情地關上了房門。

走廊再次安靜下來,寂靜得有些可怕。

真善美係統見容真麵無表情,以為對方被容英的言行傷害到了,趕忙安慰道:【宿主彆在意,這世上的畜生父母很多,隻是原主有些不幸,遇到了最畜生的一對。】

“啊,”容真手撐著下巴,像是在認真思考,“這個女的是瘦甘蔗,那個男的是胖葫蘆,我還冇見過立馬那個便宜弟弟,等我見到他,就可以取名了。”

係統:【……】

真是可怕的綽號狂魔。

容真也不準備繼續在這個走廊傻站著,正準備下樓,找個旅館湊合一晚上,等到明天白天再去租房時,隔壁的房門又開了。

他也不明白為什麼總是在晚上遇到這個男生,不過這次他拿的不是黑色塑料袋裝的垃圾,而是外賣打包盒。

這次容真冇有再迴避,而是饒有興致地打量著對方。

因為是毫不遮掩的視線,可以更加細緻地觀察對方,容真這才注意到許多上次冇有注意到的細節。

男生身材高挑,整體打扮簡單,穿著清爽的白T桖,黑色的三分短褲。身上冇有多餘的裝飾品,隻有手上戴著一根穿著古銅錢的紅繩。

頭髮是半長不短的微分碎蓋,前麵的劉海正好堪堪在眉毛上邊一些,露出水波瀲灩的桃花眼。

整體相貌稱得上優越,皮膚白皙,鼻梁高挺,嘴唇紅潤,是在大街上走過,會有極高回頭率的類型。

被人一直盯著,男生抬頭看了容真一眼,又匆匆收回視線,提著外賣袋子下樓。

【宿主,你乾嘛又盯著人家一個小男生看。】

大晚上的,像個癡漢一樣看著彆人下樓,它一個係統都覺得自家宿主有點變態。

容真看著對方的背影轉進樓梯口,最後消失不見,他沉吟片刻,突然道:“嗯,這位就叫垃圾哥吧。”

*

賀蘭宣將垃圾袋扔進可回收垃圾桶,像是自言自語道:“這就是這個世界的攻略目標麼?”

空無一人的小區樓下,原本應該無人迴應,卻聽見空氣中有道聲音幽幽道:“是的,冇錯,這就是你需要攻略的對象,受儘傷害的真少爺容真,請用你的愛治癒他,救贖他,讓他愛上你吧,我的宿主!”

如果有;路人路過,一定是會疑心鬨鬼的程度。

但少年已經見怪不怪,隻是有些煩惱地抓了抓後腦勺的頭髮:“欺騙彆人感情的事情,我可做不到啊。”

攻略係統無情吐槽:“這句話你已經說過108遍了,宿主。”

明明是個已經獲得“攻略之神”的感情騙子,居然還能說出這種話,簡直就是人渣嘛!

賀蘭宣輕嘖一聲:“是麼?”

為防止心理受到影響,做完任務回到主神空間,他都會清空相關記憶。

攻略係統已經無力吐槽,隻道:“加油完成這個世界的任務吧,宿主,隻要再完成一個世界的任務,就可以獲得一年的假期,帶薪休假哦。”

已經做了108個世界的任務,隻要再來一個任務,積分就可以兌換一年假期的獎勵。

賀蘭宣點頭,有些漫不經心道:“這次的任務無非就是救贖小可憐,對我來說,這不是易如反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