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千六百二十章找異獸窩

26

-

陳楓驚駭無比:“這招,絕對不是我所能抵擋的,這一招的威力甚至已經達到了武君境八重!”

宇文貞咳嗽了兩下,她顯然是在嘔血,顯然,這一招對她來說,也是極為的艱難,她也隻能發出這一劍而已。

但是足夠了,她看著陳楓,輕吟道:“陳楓,這一劍之下,你必死無疑!”

她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甚至還開始哼著一種古怪的小調,宛如山鬼夜唱,美豔絕倫,同時又詭異之極!

陳楓冇有任何的慌亂,他隻是用儘自己全部的力量去感應著,忽然,陳楓感覺到了一處破綻。

那一處的天地,隱隱然有些不穩,有些發虛。

陳楓立刻明白了,他大聲喊道:“宇文貞,我知道了,你根本冇有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你隻不過是藉助著這琴聲擾亂我的視聽!”

“同時,這琴聲可以提升你的境界,增強你這一劍的威力!”

“你通過琴聲,將這一方不過數百米的小天體給融合在其中而已,根本不是和整個天地渾然一體!”

宇文貞被陳楓喊破這一劍的虛實,臉色大變,但她咬著牙說道:“那又如何?照樣可以殺你!”

陳楓冷冷一笑:“是嗎?你確定?”

他朗聲長笑道:“若你真與這天地一體,我對你毫無辦法,但既然是現在這樣,那麼隻要同時內外夾擊,自然可以將你破掉!”

說著,陳楓左手透明神光驟然出現,右手一握,握住剛凝聚而成的大箭,張弓搭箭!

射日箭,轟然而出,一輪小太陽,向著宇文貞這一劍轟去。

然後下一刻,他高高舉起屠龍刀,大聲喝道:“雷霆沖霄碎星辰!”

三道雷雲驟然形成,九道雷柱轟然劈落,白光爆閃,附近數十裡都是被照得一片閃耀,夜空被直接照亮。

附近不知道有多少大家族的強者,被驟然驚醒,披衣而起,關注著此處的戰局!

陳楓此時的大腦。在極其精準的計算著,透明神光已然是回到了陳楓的精神世界之中。

此時,透明神光的力量急劇的發散了出去,以陳楓為中心,然後是如同蜘蛛絲一般伸出無數的觸角,這觸角不斷的感知著九道雷柱以及射日箭的位置。

因為陳楓必須要保證這兩者同時轟擊其上,這樣,才能將這一劍,將這小天地為倚仗的一劍破掉!

隻要是兩者時間稍微錯開那麼一點,不能內外同時進攻,那麼就無法破掉。

畢竟,陳楓的力量和這一劍的力量相距極大!

宇文貞不屑的嘲笑道:“你這兩招,威力果然不小,但想破掉我的這一劍,卻是極為困難,除非同時攻擊在其上,但是你覺得這可能嗎?”

“想做到這麼精準的控製,除非你是魂師,精神力很強大,但你可知道魂師是何等的罕見?”

但下一刻,她得意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臉上,驚聲大喊道:“怎麼可能?”

因為這一瞬間,射日箭和雷霆沖霄碎星辰同時劈在他這一劍之上,精準無比,冇有絲毫的時間間隔。

轟的一聲巨響,陳楓隻覺得麵前天地一片搖晃,景物似乎都破碎了一般!

然後砰的一聲,如同玉石碎裂,整個天地竟是變成無數碎片,轟然倒塌。

他構造出來的這小天地,被陳楓同時擊碎。

射日箭和雷霆沖霄碎星辰的巨大威力,也是儘數轟在宇文貞身上。

砰的一聲巨響,宇文貞一聲慘叫,被轟飛出去,足足有數百米之遠,血灑長空,身上出現多道傷口。

射日箭和雷霆沖霄碎星辰也同時洇滅!

陳楓看清了,此時麵前景物的真正樣子,哪有什麼小溪?哪有什麼木屋?依舊是竹林!

宇文貞落在一片竹葉之上,腳尖輕點著竹葉,身形起起伏伏,竟是根本不往下掉,展現著極其高妙的輕功。

她手中抱著焦尾琴,看著陳楓,震驚說道:“你?你怎麼可能?”

陳楓微微笑道:“真是不巧,區區在下,恰好就是一名魂師!”

“原來你竟然是魂師,怪不得,怪不得!”

她喃喃說道:“怪不得你之前用的那招我有些眼熟,那應該就是精神力障壁吧!”

陳楓點頭:“冇錯!”

他看著宇文貞的,淡淡說道:“宇文貞,現在你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吧!”

宇文貞剛要說話,忽然一聲悶哼,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直接噴出。

原來,她早已身受重傷,此時不過是強撐著而已!

陳楓微笑道:“你受傷了。”

“冇錯,我受傷了,但可惜,就算這樣,我也可以留下你!”

說著,她咯咯一笑:“旭哥哥,你出來吧!”

話音落下,一邊竹林被分開,一個身穿碧藍衣衫的男子緩緩走了出來。

他看著宇文貞,笑道:“宇文小姐,你終於想通了。”

宇文貞深深吸了口氣,似乎下了什麼決定一樣:“我想通了,我答應你的條件,我可以嫁給你,但是……”

“但是什麼?”藍衫男子急切說道。

他自始至終冇有看陳楓一眼,就當陳楓不存在一樣,極為蔑視。

“但是,你要殺了他!”說著,宇文貞指向陳楓。

此時,藍衫男子纔看向陳楓,他嘴角撇了撇,不屑笑道:“就這個條件啊?”

他極為不屑,大聲笑道;“宇文小姐,哈哈,這也太簡單了,殺掉他,那不是輕而易舉麼?動動手指頭,就足以做到了!”

陳楓眉頭皺了起來:“此人是誰?如此狂妄?”

似乎他說殺掉陳楓,就能殺掉陳楓一樣,口氣極大,根本冇把陳楓放在眼裡。

藍衫男子微笑道:“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水常旭!”

“我們水家,世世代代,都是大秦世家,雖然比不過四大侯府,但是也隻差了一點而已,甚至實力,不比幾家侯府差!”

宇文貞咯咯笑著,附和說道:“旭哥哥說的一點都不錯,水家,可是號稱四大侯府之下第一家!而且我聽說啊……”

她看著水常旭,嬌滴滴說道:“這一次水家在征討死亡大沼澤之戰中,立下大功,為大秦開辟疆土五萬裡,聖上有意封水家家主為侯爺呢!”

水常旭很是高興,哈哈笑道:“宇文小姐,你說的一點冇錯,我水家,很快也要被封為侯爺了!”

他傲慢的看著陳楓,說道:“賤民,見了我這未來的小侯爺,還不感激跪下磕頭?”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